Wednesday, April 18, 2018

雞哥的暗黑改革

            網上近來流傳一股說法,說首相納吉其實一直以來都不動聲色地進行改革,即謂阿吉哥的“黑暗/(暗地裡)改革”。那是一種表面上沒有明刀明搶大動土木,但通過一些措施來技巧性地解決了大馬種族政策的手段。

Monday, April 2, 2018

馬鏟不給,你不能搶。

閱讀門檻:> IQ 150

我們時常說馬華賣華,但技術上來說,馬華在獨立後就很難賣華了。除了獨立前那個陳東海沒有把華人要求備忘錄帶去祖國讓事頭婆看,過後,都是慢慢廢了。
比如說我豬哥對雞哥說,我要賣華,但其實賣不到,因為我沒有權力。馬華,我們都知道他在內閣沒有權力,沒有權力就很難賣。

Sunday, March 18, 2018

區塊鏈技術和大馬養豬

近年來,你一定聽過區塊連的技術不單是革命性(在商業和科技上),甚至可以在社會上有顛覆性的貢獻,那就是解決貧窮問題。
區塊連怎麼解決貧窮問題?
根據我不負責任的Wikipedia和YouTube淺度學習,看法如下。
所謂的區塊連解決貧窮,不外是
1. 去中心化
2. 幫窮撚上線

Sunday, December 31, 2017

2017年國內外的大新聞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年底,又是時候回顧一下2017年來大馬和全世界發生的大事。排名不分先後,根據發生的日期而排。

1. 神父失踪
這是一則被本地媒體有意識地淡化的大事。吉隆坡許多教堂,大愛無極限,讓許多由馬來人為主的極度貧窮低下層人士受益。比如教堂錢任窮人拿、分發食物、為一些無家可歸或艾滋病患者寄宿。回撚每年繳交zakat,根據教義,zakat中有一部分是用來做統戰基金。對於一些非回教徒的窮人,傳教者會給錢幫忙,讓貧窮者對回教有好感,最後皈依回教。教會是否100%大愛,還是暗中傳教,我不知道。但由於回教有這樣的傳教法,有關當局自己心裡有鬼,看到Raymond Koh這些大愛的神父,只怕萬一,最後讓他被消失。

Thursday, December 28, 2017

年輕人的出路,弒父

吾面書友討論現在的年輕人起薪低,許多人都說年輕人好高騖遠,剛出社會要享受,旅行、星巴克什麼的,錢當然不夠用。
這其實很不公平的。
拿幾個誇張高花費的年輕人出來鞭,然後蓋過起薪低的事實,就好比國陣拿郭鶴年、陳志遠出來,說華人沒有被虧待那樣。

許多人說自己以前幾慘幾慘,一開始1500塊依然苦哈哈過到日子。
這個可以分兩個方面來看,一個是所得支配。
比如以前100塊買到的東西,和今天100塊買到的東西是完全不同的。
以前一包經濟麵一塊錢,現在最少兩塊錢,回到上面的薪水,肯定沒有起2倍。
我的建築師大叔朋友告訴我,現在的大學生的起薪和他20年前大學畢業時差不多一樣,
所以哪怕今天有個年輕人重複你當初一模一樣刻苦耐勞的生活,他/她都可能活不下去。
不要告訴我,你以前沒有網絡可以活下去,現在你怎麼省錢都要多付wifi 、data費等,這時代多了許多以前不需要的必需品。